首頁 > 考研專業

翻譯碩士:這個翻譯不是“官”

2016年12月19日來源:北京考試報

北京考試報特約記者 劉 婧

隨著電視劇《親愛的翻譯官》的熱播,“翻譯”這一看起來既“高大上”又神秘莫測的工作引來觀眾的聚焦。“翻譯官”究竟是什么樣的?他們可能是西裝革履、幫助領導人向國際社會傳遞中國聲音的外交官,也可能是鮮衣怒馬、穿梭于各種名流酒會、能“hold”住全場的自由譯者,還可能是日進斗金、出席大型國際會議、與發言幾乎同步進行的同聲傳譯。

無論大眾眼中的“翻譯官”什么樣,在翻譯行業,并無“官”之稱。翻譯工作,看起來高端、高薪、上檔次……其實在光鮮亮麗的背后,每一位譯者,尤其是有“高級翻譯”頭銜的翻譯碩士,都投入了常人難以堅持的辛苦與努力。從熒幕走向現實,記者采訪了多所高校的專家,揭秘真實的翻譯碩士(MTI)專業。

MTI:從翻譯職業背后的故事說起

“我們做翻譯的是普通勞動者,不適合用‘官’字來形容。現在外文局對翻譯有特定的職稱評定體系,不過大家平時都是直接稱呼我們‘翻譯’。在正式場合通常使用‘譯員’這樣的稱呼;如果是筆譯,也可稱呼‘譯者’。”北京外國語大學高翻學院副院長李長栓表示,翻譯工作并沒有人們認為的那樣“光芒萬丈”,其實就是一個默默服務的行業。“我們都很低調,在正式場合會身著正裝,非正式場合穿著就隨大流。我們在提供服務時,力爭不讓大家感受到翻譯的存在。作為職業的翻譯,我們僅僅是溝通雙方的工作人員,不會以自己的言行舉止或穿著打扮引起與會者注意。”

“同樣,社會對同聲傳譯的工作環境也有誤解。”李長栓解釋說,會場上,同傳人員向來都是“只聞其聲,未見其人”的。有一個叫作“同傳廂”的小房間,是為同傳人員專門設計的。同傳人員就在這個房間里,將接收到的內容翻譯出來,通過麥克傳到聽眾耳朵里。“之所以被稱為同傳,是因為他們的翻譯與發言幾乎是同步的。”每次翻譯,都是新的挑戰。“無論是氣候變化、醫療衛生,還是金融經濟,每個領域都有無數專業知識、障礙需要跨越。這就需要同傳對會議背景有深入透徹的研究,花大量時間準備。”李長栓介紹說。翻譯的準備工作,就像老師備課一樣。為了做好準備,“即使會議安排了娛樂活動,翻譯人員也無暇享受。”翻譯行業要找準定位,那就是“服務”。

“如果按照口譯的服務強度來衡量,按小時計費也無可厚非。”北京語言大學高翻學院副院長許明說,同聲傳譯從聽懂到開始表達僅僅在分秒之間,同時還要繼續聽新的內容。“說、聽和理解是多重任務疊加的。”這就需要“一心三用”,記憶力要如何分配、聽到哪里開始傳譯,這都是同傳人員要注意的。即便是在酒會上“人前”的交替傳譯,也要將聽到的內容盡快梳理,并流暢地表達出來。雖然不用“同步翻譯”,但因為在翻譯時,觀眾期望值更高,所以需要有“hold”住全場的能力。

“當我們談起翻譯人員,談的不是翻譯匠,而是有思想的譯者。”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高翻學院院長程維強調說,翻譯從來都不是從A語言到B語言的簡單轉換,而是一個譯者語言能力、思維能力、學習能力甚至審美能力的綜合體現。如今技術、人工智能雖然極大提高了翻譯的準確性,甚至改變了譯者的工作模式,但只有譯者才能真正溝通世界、重塑文明。“想成為一名合格的翻譯人員,研究生階段能學到不少東西。”程維說。

培養:與翻譯行業僅一步之遙

“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無論是“能讓聽眾感覺到存在”的口譯,還是“無聲地出現在字里行間”的筆譯,“利其器”都是走上這個行業前首先要做的事情。那么,與這個行業僅一步之遙的MTI專業,如何培養學生呢?

去年考上北外高翻的學生周洋,開學報到前的暑假已收到李長栓老師的“見面禮”——封名為“暑期必讀書目”的郵件。至今已讀過數十本書的她,終于體會到了李老師的良苦用心。想當翻譯,先“練好內功”,才能厚積薄發。“練好內功”是李長栓對每一屆北外MTI學生的要求。

“北外高翻堅持‘三個并重’,即口譯和筆譯并重,知識和技能并重,教書和育人并重。”李長栓說,口譯和筆譯并重,是高級翻譯學院多年人才培養經驗的總結。在研一安排學生學習筆譯課、交傳課,研二專門學習同傳。“筆譯是口譯的基礎,筆譯課要穩扎穩打,不能一帶而過。”知識與技能并重,用李長栓的話講,叫“兩條腿走路”。

和周洋一樣,每名即將入學的新生都會在入校前收到李長栓的書單,涉及英文寫作、經濟學、政治學、社會學、法律等學科內容,豐富龐雜。入校以后,在日常的教學中,教師會將專業知識融入翻譯教學的材料中,并要求學生兩周讀完一本指定的知識類書籍,提交讀書報告。李長栓說:“再優秀的譯者,無論他的英語和翻譯水平有多高,如果對話題沒有足夠的知識儲備,也難以完整準確地完成翻譯任務。”對于技能,除了英漢互譯、交傳同傳等專業技巧訓練外,李長栓強調更多的是調查研究、深化理解的能力,即如何發現并解決問題。課上,學生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通過網絡或其他資料做調查研究,要求做到對原文特別是細節充分理解,并對文字內容作全面審校。

關于教書與育人,李長栓的做法是通過強制要求學生撰寫譯者注和嚴格遵循格式要求,讓學生養成嚴謹認真的專業精神和生活態度,以及批判精神。“翻譯既需要會外語,又需要懂技巧,還需要懂專業。三者當中,轉換技巧可能是最不重要的,是翻譯學習中的皮毛。最重要的是語言能力和知識儲備,特別是獲取知識的能力。”李長栓說。

進入研二,北語的劉碧璽開始陸續接手一些翻譯工作。現在的他已可以獨當一面了。“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研一的職業化訓練和翻譯實踐類課程的學習。”劉碧璽說,中國文化外譯的項目至今讓他記憶猶新。項目分配時,他選擇了項目經理的角色。這雖然是學校老師設定的實踐模擬項目,但讓他第一次與一線翻譯工作有了“親密接觸”,不僅了解了項目流程、人員分工,而且真正體會了做翻譯的艱辛。“光是譯前準備就花了很長時間。”劉碧璽說,找資料、提煉術語、制作任務表和時間表,花了兩周時間。小組共同把譯文整理好后,又要盯著外國同學的母語審校,繼續檢查哪些地方翻譯還不“地道”,再轉給排版人員,考慮插入哪些元素可以“增加翻譯的附加值”。

“類似這樣的實踐項目,北語有很多。”許明介紹,北語翻譯人才的培養特色非常鮮明,高翻學院一直堅持以項目為導向的職業翻譯能力培養,在提升專業翻譯技能的同時,也重視提高學生的綜合素養。北語一直堅持項目進課堂、中外學生共同翻譯、中外聯合審校等特色培養活動。目前,北語高翻正在努力創造中外學生一比一的國際化、雙語學習環境,力爭培養更多中外語言服務和翻譯研究人才。

北二外以“培養有思想的譯者”為目標,注重學生翻譯技能、職業素養、思維能力、跨文化交際能力的培養。“技能方面主要培訓學生的口筆譯技巧及應用翻譯技術的能力。”北二外的翻譯課堂上,許多老師就是優秀的譯員,會通過實例系統地向學生傳授口筆譯技能。高翻學院還成立“口譯大隊”,為喜愛口譯、有口譯特長的學生提供強化訓練、實踐觀摩的機會。“我們口譯方向還專門開設了翻譯行業入門及職業素養的課程,讓學生能更快了解行業的真實情況。當然,在強調以職業為導向培養應用型人才的同時,我們也重視提高MTI學生的人文素養,把學生培養成‘內知國情、外知世界’的文化擺渡人。”

定位:未來自己做主

“翻譯人員就像天鵝,你看他在湖面上優雅綽約,但在湖面下,他的腳在拼命地刨水。”程維說,翻譯是另一種形式的再創作。如果考生喜歡和語言打交道,有較強的抗壓能力,有志于中國文化的推廣,樂于從事外交事業,并安于寂寞,可以嘗試從事這項工作。“當然也要有好奇心,善于發現各個領域的新動向,有超強的學習能力,能快速掌握百科知識。”許明說。“更要較真。”李長栓反復強調“較真”兩個字。“不能覺得學了幾年英語就能當翻譯。”李長栓認為,現在的翻譯市場水平參差不齊,翻譯人員往往缺乏專業精神,不求甚解,不懂得調查研究,鬧出很多笑話,比如把“孔子”(Confucius)翻譯成“孔修斯”,把“Chiang Kai-shek”(蔣介石)翻譯為“常凱申”。翻譯對于每位MTI學生來說,不僅是一個職業稱號,更是風險、責任。只有精益求精,才能為這個行業交上一份滿意答卷。

同時,許明希望考生擺正心態,不要只把目光投向口譯,或者對筆譯有偏見。“結合自身實際情況,看自己更適合哪個專業,不要把口筆譯的界限弄得太明確。”許明說,筆譯同樣需要查證資料、搜集術語,深諳翻譯規律、技巧和規則,并不會“低口譯一等”。“不要認為做筆譯就沒有前途。”程維說,“尤其是在我們高度關注中國文化對外傳播效度的今天,中譯外高端筆譯人才非常稀缺。向世界介紹中國優秀的文學、哲學作品,我們不能只依靠漢學家。”程維說。

翻譯的執業資格證書為CATTI,考生在本科階段可以考取證書的三級(初級),在MTI階段,可考取二級。“CATTI考試和研究生學習接軌,有一門可以免考。”程維說。

備考MTI,往往沒有明確的考試大綱。考生要注意夯實翻譯能力的基本功。翻譯能力,即中外文自由轉換的能力。但要做到“自由”并不容易。畢竟英語和漢語屬于不同語系,一個注重“形合”,而另一個注重“意合”。如此一來,在互譯時,除了基本的詞匯和語法需要到位之外,考生還要盡早研究各種翻譯技巧。“考生對英文的背景文化也要有較深入了解。”許明說,如果不了解中西方文化的差異和對應,即便單詞背記再多,也不能翻譯準確。

招生信息
500彩票_首页